第十七章 同窗

推荐阅读:烽火佳人顾轻舟一剑长安网游之凡人进阶记天道制霸计划谍海猎影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路过漫威的骑士大照圣朝无双庶子

    空着手去的校场,回来的时候,手里牵着一匹马。

    有种空手套白狼的感觉,禾云生想到此处,赶紧心中呸呸呸了几声,这怎么能叫空手套白狼呢?这叫英雄所赠!

    只是那封云将军竟然比传言中生的还要俊美优雅,他什么时候才能变成肖二公子这样的人?

    禾绥看了看禾云生,少年一脸遐想,不知道心飞到何处,难得见到如此神采奕奕。再看禾晏,虽然蒙着脸,却像是心事重重。

    这一儿一女都是怎么了!回来路上话也不说,各自想各自的事,禾云生就算了,还能说是肖怀瑾送了他一匹马,怎么禾晏也跟着沉默了?那肖怀瑾年少有为,又是大魏数一数二的英姿丽色,自家女儿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这可如何是好?才走了一个范公子,又来一个肖都督?京城有无数个范公子,可大魏却只有一个肖怀瑾!

    思及此,禾绥也头疼起来。

    三人心事重重的回到家,隔壁卖豆腐的李婶都好奇的看着他们,还拉着禾绥走到一边,关心问道:“禾大哥,是不是家中出了什么事,看晏晏和云生好像有心事哩。”

    禾绥一言难尽。

    待到了屋中,青梅早已做好了晚饭,大家各自喝粥,喝着喝粥,禾绥总算想起来问一句:“晏晏,你们今日到校场来,可是有什么事?”

    禾云生也就罢了,禾晏可是从来不来校场的。

    禾晏这才收回思绪,对禾绥道:“是这样的,本来今日是想和父亲说,云生现在的年纪,也该进学堂了。平日里随手学些拳脚功夫,到底不如师父指教得好。如今还算不晚,春日正是学堂进学的时候,父亲觉得怎么样?”

    禾绥张了张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欣慰女儿开始操心弟弟的事,还是犯愁禾晏说的问题令他答不上来。

    “晏晏,我之前也想过此事,不过眼下……还差点银子,”他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可能还得再等一等,等发了月禄,我再筹集一点就好了。”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今日这般容忍赵公子的侮辱了。

    禾云生埋着头吃饭,耳朵却竖的老高,他知道父亲赚钱不易,总觉得自己提出来就是不孝似的。这般难以启齿的话最后却由禾晏说了出来,他松了口气。

    “银子的事不必担心。”禾晏起身走到里屋,片刻后端出一个妆匣,她打开妆匣,里面的珠宝银两顿时晃花了禾绥和青梅的眼。

    禾绥手里的筷子“啪嗒”一声落下来,“晏晏……这是哪里来的银子?”

    “云生去乐通庄赢来的。”禾晏对答如流。

    禾云生一口粥“噗”的喷出来。

    “禾晏!”

    禾晏对他眨了眨眼,说谎神情亦不变:“云生运气真的很好,第一次去乐通庄就赢了大把银子。我数了数,这些银子除了做束脩外,够我们用好几年呢。”

    禾云生动了动嘴唇,没说话。

    他能说什么?说赌钱的人是禾晏?别说禾绥不相信了,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况且禾晏当日还穿的他的衣服,旁人也只记得是个少年,真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况且……他想到今日禾晏为他挺身而出和姓赵的赛马时候的场景,不觉生出一股惺惺相惜的豪情。

    就当是讲义气吧,这个黑锅,他背定了!

    禾云生道:“对,就是我赌钱赢回来的。爹,咱们拿这个银子去学堂吧!”

    禾绥定定的看着他:“这是你去赌场赢的?”

    “不错。”

    “第一次去赌场就大获全胜?”

    “确实。”

    “确实……确实!”禾绥勃然大怒,一拍桌子,桌上捡了个木板就朝禾云生拍来,“你个不孝子!你居然敢去乐通庄!”

    “你爹我辛辛苦苦供你吃穿,你居然敢给我去乐通庄!你还要脸不要?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娘么?”

    禾云生被砸的抱头鼠窜:“爹,我还不是因为咱家太穷了!你不多嘴告诉我娘,我娘怎么会知道!”

    “还狡辩!你这是从哪学来的浪荡习惯,给我去赌场!禾云生,我看你是要翻天!”

    禾晏默默地缩到屋中一角,好险好险,好险这个锅让禾云生给背了。若是知道是她干的,禾绥抽她,她不心还手,把禾绥打伤了怎么办?那可真是“不孝女”了。

    一阵鸡飞狗跳,此事终于落下帷幕。

    禾云生到底是挨了一通揍,将这事给搪塞过去了。接下来,便是考量究竟给禾云生选择京城里哪一家的学馆。最好是选能兼顾武技,不能太差也不能太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太好的学馆都是富家子弟,难免让禾云生也沾染些不良习气。

    禾云生坐在禾晏的屋子里,拿桌上的梳子敲灯台,道:“选来选去也没选好,真叫人头疼。”

    “本就不是一夜间就能决定的事。”禾晏瞥他一眼,“来日方长。”

    禾云生撇了撇嘴,“如今你见多识广,你不知道京城哪家学馆最好吗?”

    “我又不去学馆,我知道什么。”禾晏道,“赌馆我倒是知道。”

    禾云生道:“那还真是看你了!”

    禾晏对他一笑:“多谢夸奖。”

    想到今夜白白挨的那场揍,禾云生又是一阵憋屈,扔下一句“我去喂马”便离开了。

    禾云生离开后,青梅将梳洗的水盆端走,禾晏吹熄蜡烛,脱了鞋上床。

    窗户没关,这样的春夜,倒也不觉得冷,月光从窗外漫进来,溢了满桌流光。她看着看着,便想到白日里遇到的肖珏来。

    她那时慌乱之下,只怕肖珏认出自己,便低下头。可后来才回过神,她如今已经不再是那个“禾晏”,便是面对面,肖珏也认不出自己。何况当年,她还总是戴着面具。

    上一次见到肖珏时,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时候他还不如眼下这般冷冽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是个傲气却散漫的惨绿少年。

    京城最好的学馆,叫贤昌馆。如今大魏两大名将,封云将军和飞鸿将军,皆是出自于此。

    算起来,她和肖珏,也只有一年的同窗之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70wx.cc/xs/13/13137/73308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70wx.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